<b id="vprjl"></b><i id="vprjl"></i>

      <del id="vprjl"></del>

      <del id="vprjl"><track id="vprjl"><ins id="vprjl"></ins></track></del>

          <del id="vprjl"><track id="vprjl"><cite id="vprjl"></cite></track></del>
          ./t20190813_921418_taonews.html
          資訊
          首頁  >  資訊  >  材料科學

          【科學家精神】韓杰才院士:科學家要有二十年磨一劍的精神

            口述/韓杰才(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哈爾濱工業大學副校長)

            整理/李鵬 編輯/陳永杰 攝影/李鵬

            專家簡介:

             
            韓杰才,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哈爾濱工業大學副校長,從事復合材料力學,特別是航天航空新材料的有關研究。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激勵和引導廣大科技工作者追求真理、永攀高峰,樹立科技界廣泛認可、共同遵循的價值理念,加快培育促進科技事業健康發展的強大精神動力,在全社會營造尊重科學、尊重人才的良好氛圍。

            我們都在說科學家精神,什么是科學家精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想結合我身邊的科學家和“哈工大精神”談談我的一些感悟。

            將家國情懷融入血液中

            首先我講一講我的老師——中國工程院院士、飛行器結構力學和復合材料專家杜善義先生。杜先生1938年出生在大連,那個時候的東北還處在偽滿洲國的統治之下。

            特殊的時期,總是會造就人們特殊的信念。杜善義先生就是如此,他比任何時候都希望自己的國家趕緊強大起來。在那一代人痛苦的生存環境中,他小小年紀就知道鞭策自己,一定要多學知識,將來才能以科技拯救祖國于水火。

            能成大事者,一定是立長志的人。有了這個信念的支撐,杜先生日以繼夜地苦學,成績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一直名列前茅。那時候,家里條件異常艱苦,基本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更別說供每個孩子讀書了。但是杜善義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母親,她的深明大義一直支持著幼小的杜善義不斷奮進,她曾鄭重地告訴杜善義:只要你愿意學,媽媽就是挨家挨戶討飯吃,也一定要把你供到大學畢業。

            杜先生的母親幾乎是舉全家之力,艱難地支撐著杜善義的報國信念。1959年,杜善義以優異的成績回報了自己的母親,他考入了中國科技大學,選讀的專業就是錢學森先生親自創建的近代力學系。

            力學系人才濟濟,云集了郭沫若、錢三強、華羅庚等大師。在他們潛移默化的熏陶下,杜善義不但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科學報國夢,而且思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蕩,視野也得到了無與倫比的拓寬。此時的他,就像一個生命力極強的魚兒,得到了大海的熱情擁抱。

            大學生涯中,杜先生幾乎把每一天掰成兩天過,努力學習力學知識,感受著大師身上磅礴的精神力量。幾年后,他順利畢業,然后一路北上到東北,在那片曾經孕育過他的土地上,投身到祖國的航天國防事業,在復合材料及結構力學領域做出了卓越貢獻。

            杜先生他們這一代科學家,是非常特殊的一代人。他們在精神上承受著內憂外患的痛苦,家國情懷已經深深融入到了他們的血液中,他們對祖國有一種非常深沉的愛,所以他們通過奮發圖強來報效祖國。

            我再舉兩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例子,這就是劉永坦院士和錢七虎院士的報國情懷。

            2019年1月8日召開的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哈爾濱工業大學劉永坦院士、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工程大學錢七虎院士獲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這讓很多人認識了他們,為他們的科學家精神和愛國情懷所感動

            畢業于哈工大的劉先生是我國著名的雷達與信號處理技術專家,正是他的堅持不懈,才取得現在的巨大成就。我們可以試想一下,如果有一件事情,沒有人做成過,也不知能不能做成,你會不會選擇去做?相信很多人不會選擇去做。37年前,在面臨這樣的抉擇時,劉先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去做,當時他的愿望就是開創和發展中國的新體制雷達。經過團隊800多個日日夜夜的努力、數千次實驗、數萬個測試數據的獲取,新體制雷達的主要關鍵技術終于獲得了突破。

            當初,劉先生的團隊在獲得這項研究的理論突破后,很多人覺得他們完全可以“見好就收”了。但是劉先生認為僅僅紙上談兵是不夠的,國家真正需要的是有實際意義的實用化新體制雷達。于是,他又帶領團隊繼續奮戰。正是在他們的堅持不懈的努力攻關下,中國的新體制雷達終于從夢想成為現實,中國成為了世界上少數幾個擁有該技術的國家。

            我接著講一下錢七虎院士,他60余年來一直從事防護工程研究和人才培養工作,建立了我國現代防護工程理論體系,解決了核武器空中、觸地、鉆地爆炸以及新型鉆地彈侵徹爆炸等若干工程防護關鍵技術難題,完成了我國防護工程領域的時代跨越。

            錢先生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才1歲多時,他就經歷了南京大屠殺事件,隨后的十幾年一直過著顛簸流離的生活。親歷過“槍林彈雨”歲月的錢先生,自幼就感受著“落后就要挨打”的緊迫感。這也是他們那一代知識分子心中“科學救國”的信念根深蒂固的重要原因。

            弘揚和傳承哈工大的“八百壯士”精神

            哈工大的前身是建于1920年、由前蘇聯創辦的中俄工業學校。1928年,學校正式定名為哈爾濱工業大學,由中蘇共管,張學良將軍任校理事會主席。在動蕩中,哈工大的發展也十分艱難。 1950年移交給中國政府時,學校僅有師生近700人,多數是前蘇聯僑民。當時蘇聯政府表示,如果中國政府提出要求,蘇聯愿意派出專家支援學校建設。時任松江省政府主席兼任哈工大校長的馮仲云立即把這一情況向中央匯報,建議接受蘇方提議,很快得到首肯。上個世紀50年代,哈工大從蘇聯26所著名高校相繼聘請了80多名專家來校工作,讓學校的發展走上了快車道。

            哈工大在發展的過程中,誕生了具有典型性的 “哈工大精神”,這還要從上個世紀50年代哈工大第一代“八百壯士”說起。

            壯士在人們的印象里一般理解為在戰場上以一當十,奮勇殺敵的勇士。壯士與大學之間是個什么關系呢?上個世紀50年代哈工大擴建初期,學校匯聚了立志為共和國工業化獻身的大批青年才俊,他們是平均年齡在27.5歲的800多位年輕教師。這支隊伍艱苦創業,碩果累累,當時他們幾乎承擔了全部的教學和科研任務,打下了哈工大人堅持對理想信念的不懈追求,堅持科學精神的高標準嚴要求,堅持對國家、對事業的高度責任心等這些大學精神的深厚底蘊。

            因此,這支隊伍被哈工大老校長李昌昵稱為“八百壯士”,當時的他們從全國五湖四海匯聚到此,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為共和國的成長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已經是成為我們國家很多專業的創始人。

            對于“八百壯士”那一代人來說,國家的需要就是努力的方向,那時候的科研條件很艱苦,外國人總是小瞧我們,他們也經常說外國人搞不出來的東西,中國人不一定就搞不出來,這口氣一定要爭。這種堅定的信念和決心,在他們這代人當中是極為深刻的。

            我也講一下我自己,我是四川巴中人,1966年出生,15歲時也就是1981年我考上了哈爾濱科技大學(現哈爾濱理工大學)學習材料學專業。我來自貧困的山區,能夠考上大學非常不容易,當時我的想法就是一定要走出山區,用知識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在哈工大讀研究生的時候,我也深深受到“八百壯士”精神的感染和鼓舞,當時學校的實驗室條件很差,要搞一些新材料的研究就要自己想辦法、自己去創造條件。那會兒我要研究一個新材料,哈爾濱沒有設備,我就背著材料去牡丹江的工廠里制作,做好了再拿回來分析,不行再去做,為了省錢和時間,每次都是坐整宿的火車硬座,這個經歷對我而言是非常寶貴的。現在生活條件、科研條件比那時要好得多,就會更加珍惜。

            上世紀90年代末,我在英國諾丁漢大學做訪問學者,當時明顯感覺我們的科研水平比國外要落后,所以我們學習非常刻苦。那時候我們科研設備比較落后,看到人家的設備都很先進,就千方百計地花更多的時間去研究。當時實驗室里,去的最早走的最晚的就兩個國家的人,一個是中國人,一個是伊朗人,當時英國有一種說法:一個實驗室,如果沒有幾個中國學者,科技產出肯定是不行。

            在這些年的材料科學研究中,我也深刻認識到,只有努力掌握核心技術,才能不受制于人。材料學科是個基礎學科,一些高端設備、裝備的發展,都要依靠高性能的材料,如果材料跟不上,就很難達到相應的水平。

            科學家要有二十年磨一劍的精神

            搞科學研究,堅持很重要,很多時候,研究的道路上會充滿著痛苦,但是我們同樣會體會到水滴石穿的喜悅。我國十多億人,假如每個人堅持做好一件事,成績是不可限量的。

            很多時候我們甚至還要問問自己,如果你堅持了30年沒有發表文章,沒有成果出來,你還能不能堅持?

            現實中,我們的很多重大成果正是在這種堅持中取得的。

            比如曾經獲得國家發明一等獎的激光通訊技術,在馬晶、譚立英教授的帶領下,團隊30多年一直在干這個事情,他們從早期5000塊錢的投入開始,從無到有,從高速到更高速,從低軌到高軌一個一個難關去突破。他們堅持30年就做這件事,保證了我們激光通信技術的快速發展,讓我國在這個領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哈爾濱工業大學1995年組建了小衛星技術研究團隊,開始從事微小衛星技術的研究工作。在曹喜濱教授的帶領下,小衛星從無到有,不斷超越,使一顆又一顆小衛星遨游太空,目前國際上也有我們的地位和影響力。

            可以說,這些年哈工大在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科學技術前沿方面,形成了很多二十年磨一劍的現象。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做研究,要沉下心來,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科研上,就一定會有所成就。很多時候,這種堅持往往不是錢的問題,不是吃飽穿暖的問題,而是我們的情懷能不能堅守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說我們的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中國要強盛,還要繼續大力發展。現在我們一定要下決心,一批批科研工作者一定要直面問題,迎難而上,把眾多“卡脖子”受制于人的問題解決掉,爭當新時代科技創新的“排頭兵”。

            從1840年到現在,中華民族經歷了太多的磨難和屈辱,也塑造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科技報國的精神。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運。山河破碎的痛,受制于人的痛,是刻骨銘心的。但我們都有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對國家深沉的愛,我們共同見證了中華民族站起來,見證了偉大祖國的歷史飛躍。

            我們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斷創造出科技奇跡,交出一份精彩的人生答卷。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北京科技報]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90813_921418_taonews.html
          草青青社区视频,台湾娱乐妹子中文网,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