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vprjl"></b><i id="vprjl"></i>

      <del id="vprjl"></del>

      <del id="vprjl"><track id="vprjl"><ins id="vprjl"></ins></track></del>

          <del id="vprjl"><track id="vprjl"><cite id="vprjl"></cite></track></del>
          ./t20190802_920746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環球科學  >  環球科學<前沿資訊>

          “修修補補”在教育中的價值

          來源:環球科學


          作為一名小學的科學老師,雖然難以承認,但我的一些學生這些年來最有價值和意義的課程的確是發生在我讓學生們“修修補補”的時候。無論他們是想要在研究水的過程中堵住一條小溪,還是在調查當地鳥類種群時用泥和木棍筑巢,或者在完成一組樂高模型后,獨立設計和建造旋轉樂高頂部并由此引發激烈的戰斗,學生們喜歡有時間獨立探索和調查。
          比如,我給三年級的學生一個“自由選擇期”。我給他們列出了可以做的事,比如制作水晶、處理寵物巖石或者舉辦舞會。然而他們有自己的主意:他們想要造船。所以我收集了材料,允許他們使用熱膠槍(他們已經學會如何安全使用)。
          當然,許多老師允許并且鼓勵學生們進行創造性的游戲:我們知道小孩子需要機會去不求結果、不論成敗地探索、幻想、想象、玩耍、建設。但是這些經常發生在教室以外的地方。
          所以當他們開始做船時,他們嘗試了各種材料和形狀,用了不同的工具和設計,并且對標準工程過程中的零部件進行研究并制定方案。學生們都是自我激勵,積極投入的,因為他們不害怕犯錯或者承擔拿低分的風險,所以他們相互合作并且互相分享想法。這是很重要的一課,因為交流和合作是科學界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作為一個老師,我很開心見證這一切。
          我自己對修修補補的熱愛是始于童年,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我的父母從New Jersey 搬到了New Hampshire北部一個叫做Tinkerville的地方。因為我們試圖在那里過一種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所以那時候的生活很自由。在眾多對我影響深遠的事情中,我有一位叔叔,他自己是一位完美的修補工(后來,在他退休的幾年里,他成了一個“四處閑逛”的大師,這是修補的重要分支)。
          我們也是社區大部分人都是伐木工和農民,因為生活所需,他們經常會處理“以不同的方式把鏈子固定在原木上”、“找到最好的堆疊方法”、“讓另一臺引擎啟動”等問題。我很清楚地記得沿路的那個農夫,當他拖拉機的油箱開始漏油時,他只是拿了一個塑料氣體容器,把它塞進拖拉機的一邊,裝了一條長長的燃料管線。他快速、經驗豐富的有效修理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然也影響了我作為科學老師的職業生涯和教學方式。
          修修補補并不是許多教育者使用的一個詞,這也是有原因的:家長和管理者們都希望我們在討論策略、方法、課程、概念或技能時使用某些教育流行語。小學教師似乎傾向于越來越早地讓學生參與規劃性、教師驅動的教育,因此我越來越擔心他們缺少不被規劃的經歷。在忙碌的家庭生活和對更小的孩子寄予更多期望的學校里,學生沒有只做修補的機會。
          作為一個工作了四分之一個多世紀的教育家,我敦促父母和教育工作者考慮給予幼兒機會和時間,幫助他們建立基礎的創造力和想象力。根據定義,修修補補是“以非熟練或實驗性的方式做某件事”。
          Alec Foege在他的書《修補匠:使美國偉大的業余愛好者、DIY人士和發明家們》中指出,傳統上,修修補補被認為是一項重要的“技能”,也是創造創新的墊腳石。Stephen Hawking是有史以來最具創造性的科學創新者之一,他在自己的書中贊揚了修修補補,簡要回答了這些重大問題。“作為一個孩子,”他寫道,“我對事物的運作方式非常感興趣。那時候,把一些東西拆開并弄清楚機械原理是比較簡單的。“我并不是總能成功地把我那些拆成碎片的玩具重新組裝回去,但我認為,我學到的比現在的孩子要多,即使他們在智能手機上也能做同樣的事。”
          Hawking能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得益于他幻想的能力和修補物理物體及思想的能力。我們中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能力或自由,但我們應該把它看作是我們兒童生活中重要和寶貴的一部分。是的,我們給我們的孩子和我們的學生提供工具箱,使他們能夠建造出美妙的航天器或輪子模型。有些甚至可以被編程來發出聲音或者停止開始——但是所有這些都需要孩子一步步地來。為什么不給他們一些自由的時間去想象和創造呢?
          我們在課堂上問學生的很多問題都與解決問題有關,但是為了解決問題,你需要了解你正在處理的物理材料和系統,你需要靈活性和創造性。修修補補恰恰發展了這些技能和能力。它是孩子們在更高的年級和大學里所要面對的一塊墊腳石——在制造者的空間里,在創新實驗室里,在科學和工程課程里。修修補補不僅僅是一項體育活動,它也是一種發展思想和想法的方式,無論是更詳細的繪畫或原型,甚至是純粹的科學研究都需要它。
          我們的孩子和學生越來越多地參與到一個非常有組織的、忙碌的世界中,這個世界容不下給他們專門修修補補的時間。
          我們應該給他們這個時間。

          作者:Aaron Schomburg
          翻譯:馬樂昊
          審校:馬曉彤
          引進來源:科學美國人
          引進鏈接: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observations/the-value-of-tinkering/

           
          本文來自:環球科學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環球科學]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90802_920746_taonews.html
          草青青社区视频,台湾娱乐妹子中文网,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